媒體報導 / 2020-08-07
【鏡周刊】頭家開講 ─ 良率救弊當龍頭 閎康科技董事長謝詠芬

【頭家開講 ─ 良率救弊當龍頭 閎康科技董事長謝詠芬】

 

謝詠芬是國內第一位材料學女博士,18年前創立閎康科技,利用穿透式電子顯微鏡等貴重儀器,替國際級半導體大廠做分析檢測,是國內材料分析龍頭。

 

        走進閎康科技位於竹科的矽導實驗室,董事長謝詠芬迫不及待領著我們,穿過層層森嚴門禁,進入她一手擘劃的碉堡,展示超強火力彈藥庫。眼前有如火箭造型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,是替高通、輝達、台積電等國際級半導體大廠改善良率的檢測工具;科技感十足、號稱地表最貴檢測儀的2次離子質譜儀,1台1億元,閎康共有10台。

 

重金買儀器 花錢不手軟

        穿著白袍的實驗人員,小心翼翼地將各家廠商送來的奈米材料、晶片放入試片,啟動電子槍擊發20萬伏特電子束光源,即使是百萬分之一的微量元素,也無所遁形。謝詠芬妙喻:「1台二次離子質譜儀至少抵3台法拉利價格,我常跟同仁開玩笑,不管你家買不買得起千萬豪宅,在這裡人人都是富翁,畢竟3千萬元的儀器也只是a piece of cake(小菜一碟)。」

        謝詠芬自嘲:「我的腦袋瓜跟人家長得不一樣,很多老闆只想賺錢不想花錢,但人如果不花錢,怎麼會有賺錢的動力?我是替自己製造下一個賺錢的動力。」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謝詠芬在業界素有「謝大膽」之稱,舉凡全世界最新、最貴的精密檢測儀,她花錢不手軟,絕對搶第一。

       但光有貴重儀器還不足以成事,閎康最讓客戶稱道的,還是謝詠芬橫跨LED、半導體、超導體的跨領域材料學專業知識,半導體界私下流傳:「謝博士做不出來的檢驗,別家公司肯定無解。」在眾多檢測分析領域中,謝詠芬擅長的材料分析,除了可用在高科技電子材料分析,也承接博物館委託做古物材料分析,當發生水災、火災、地震時,可幫保險公司出具鑑定理賠報告,提供專利侵權鑑定服務,因知識含金量高,收費自然不低,平均毛利高於30%。

        今年61歲的謝詠芬,是國內第1位材料學女博士,談起專業自信十足,讓人難以聯想,她曾被母親叨唸:「女孩子幹嘛念那麼多書?趕快結婚嫁人比較實際。」為了幫家裡省錢,她先進入工研院材料所光電小組任職,是國內最早接觸LED電子材料研究員,再靠著在職進修,取得博士學位。

        「我爸是我人生中很大的恩人,每當我媽把門關上,我爸就偷偷幫我開一扇窗,告訴我人生不一定只有一條路直線走,往旁邊繞一下,也可到達目的地。」謝詠芬回憶,有天父親在報紙看到美國貝爾實驗室博士後研究員招考計畫,「政府跟對方採購大量通訊器材,合約加註一條:當採購金額達一定門檻,可保送台灣博士新鮮人赴美做研究。」

 

土博士赴美 研究新材料

        謝詠芬從激烈競爭中成功脫穎而出,成為第一批被送出國的研究員,她不惜拋夫棄子,把握千載難逢的機會。「貝爾實驗室是全美第2高薪博士後研究單位,當時還有人唱衰我們,覺得我們這些土博士怎麼跟人家洋博士競爭,只怕是去丟台灣的臉,殊不知我們表現異常地好,讓外國人大驚失色。」

        一頭栽入研究世界的她,常整個晚上泡在實驗室,抱著冰冷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埋頭苦幹,第1年就以飛快速度發表十多篇論文,是全球第1個做出28奈米Si-Ge矽鍺化合物製程橫截面觀察,如今成為台積電制霸全球的關鍵製程,並支援參與全球第一套人臉辨識用的垂直共振腔雷射研究,猶如海綿般吸取IC、光電半導體、超導體等新興材料專業知識,累積深度與廣度。

        1年合約到期後,實驗室為留住謝詠芬,破天荒錄取同是清大材料系博士的另一半朱志勳共同赴美研究;然而她卻因開車與校車正面擦肩而過,就被警方取締,還因此上了法院。「在法庭上,我連一句辯解的話都還沒說,就被白人法官叫去付罰款,氣得三字經都快飆出來,連個話都講不清楚的地方,我還要把我的人生希望都放在這嗎?」最終謝詠芬因難忍文化認同差異,決定舉家遷回台。

       回台灣後,謝詠芬重返工研院,加入DRAM次微米研究計畫,「那時正值台灣半導體產業起飛,台積電、聯電動不動發雙餉,股價每天都在飆,很快的,聯電總經理就打電話來找我,要買我的研究專利。」謝詠芬於是從學術單位跳進產業界,利用最擅長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,完成各式材料、故障、可靠度分析,在半導體先進製程中扮演「醫師」的把關角色。

 

懂產業趨勢 排眾議創業

        謝詠芬在半導體產業的歷練完整,見證產業興衰起伏,讓她領悟到選擇有時比努力更重要,「英雄無法造時勢,只有時勢造英雄,唯有看懂產業趨勢,知道未來是什麼,你的選擇與努力才有意義,鐵軌若是在錯的道路上,開越快只會偏離越遠,永遠到不了終點。」她曾在友達光電擔任LCOS(矽基液晶,一種微型投影技術)事業處處長,6個月就看出LOCS產業的不確定性,建議將部門轉回聯電母集團,自己則求去。

       2002年離開友達後,謝詠芬花了3個月時間,每天坐在竹科的咖啡廳,詢問同業好友:「若我創一家材料分析檢測公司,大家覺得如何?」所謂的材料分析,是指透過物理性與化學性方式,查看材料的結構狀況,藉此找出影響產品功效的原因,「當知道成分、組成不對,就知道怎麼改,這就是良率改善。」但她詢問10個人竟有9個半投反對票。

        「我要做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是當時最貴、最難的技術,所有人都質疑我要怎麼打平賺錢。」過去,這類檢測多是企業內部實驗室,或委託大學教授、貴重儀器中心執行,但隨著半導體的設計愈來愈微小且精密,材料檢測需求倍增,在不增加營運成本的前提下,委外已成趨勢。隱約嗅到市場商機的謝詠芬,不讓外人左右自己的命運,自嘲有錢就有膽,賣掉聯電股票自籌2千萬元,加上宜特董事長余維斌等3位股東支持,合資成立閎康科技。

        行事風格快狠準的她,跑遍全台開發客戶,努力半年簽下第1個大客戶日月光100萬元合約,但也因這份合約,打壞和宜特間的合作關係。

 

接案挑戰多 不怕硬柿子

        早年宜特以可靠度分析見長,閎康則擅長材料分析,2家公司各司其職,但日月光發現閎康可一條龍完成材料、故障、可靠度分析,且能提出有效解決方案,因而決定轉單,謝詠芬解釋:「我們的單價比宜特的定價貴,我並沒有削價競爭。」但宜特無法接受,不到1年雙方就決定拆夥。

        謝詠芬紮實的學術底子,成為閎康爭取國際級客戶的利器,2002年台積電針對0.13微米製程向全球5大實驗室廣發英雄帖,「閎康不僅最快交卷還考100分,世界級難做的案子我們都成功破解,後面還有什麼挑戰好害怕的呢?」膽識過人的謝詠芬樂於接受挑戰,反倒是閎康業務主管擔心,未來只能接到「硬柿子」。

        對此,她反倒開導幹部,「台積電如果不把難的交給我們,那閎康豈不是白活了?這是專業的驕傲嘛!何況我們還用3折價就做到,那這筆生意不是很穩了嗎?」對謝詠芬來說,賺錢本來就沒有簡單的,簡單與困難都是一念之間,再難的生意,只要做到會,熟能生巧自然就變簡單了。

        十足工作狂的謝詠芬,在草創時期沒日沒夜加班,同時也是3個孩子的媽,她沒忘記扮演好母親角色。「我們家的孩子都記得,媽媽半夜回到家,會滷肉、煮飯幫他們做便當。」另一半曾任閎康技術長,卻因夫妻意見分歧離異,日前才剛熬夜追韓劇《夫婦的世界》的謝詠芬,淡淡地說:「很多人說編劇灑狗血,但我認為那都是人世間的真相,只是每個人遇到的情節組合不同罷了。」

        即使難過低潮,謝詠芬不讓自己有隔夜愁,反而把更多心力花在工作上,2014年帶領團隊從固態材料分析跨入液態材料分析,「二次離子質譜儀可以做到百萬分之一的分析,但要做到十億分之一,就要進入液體分析,以台積電CMP STI研磨液為例,閎康是唯一有辦法看見液體內奈米級顆粒的實驗室。」此檢驗技術可推廣至生技醫療領域,用於新藥開發檢測。

        不放過每個潛在商機,舉凡5G、人工智慧、數據中心建置,閎康無役不與,海內外設有10個實驗室,就近服務台積電、蘋果、高通、輝達、海思等國際級半導體大廠,他們設在日本名古屋的實驗室,已切入日本豐田電動汽車,提供車用材料分析服務,布局兩岸的實驗室則加速搶攻第三代半導體材料GaN及SiC等元件應用檢測商機。

 

因為被需要 努力創價值

        「創業者某種程度很像宗教家,努力跟執著缺一不可, 否則再偉大的夢想,都是你自己在想。」靠著上下游客戶口碑介紹,謝詠芬不斷創造被需要的價值,帶領閎康穩定成長,18年來只賺不賠,成國內材料分析龍頭,去年營收達25.4億元,EPS 3.95元。

        除了保持研究熱忱,她也常叮嚀幹部,執行得靠團隊,「如果發號施令者覺得自己比較聰明,聽命行事的人比較笨的話,那你更應該天天講,講到大家都懂,就算解釋300次也不為過。」遇到高難度的案子,謝詠芬絕對站在第1線,率領研究員挑燈夜戰。披上最熟悉的實驗白袍,她笑稱:「閎康就是一間半導體產業的綜合型醫療中心,能在急診室把病人救活,這種成就感會讓人上癮的。」

 

閱讀原文:https://www.mirrormedia.mg/story/20200728bus001/

 

【系列文章】

回列表頁